返回

第262章 可疑的痕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2章 可疑的痕迹

    林思言知道陈瑾对杜香香没有任何意思之后,当天晚上就把杜香香找来,话还没开口就被对方抢白。

    “表姐我知道你是嫌弃我家穷,所以认为我配不上陈公子对不对?”杜香香愤愤不平地盯着林思言愤怒道,“我杜香香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好歹知书达礼,大家闺秀的那一套我全部都会,而且我还是你的表妹,为什么你非要拆散我和陈公子?!”

    “表妹,你想太多了,我并没有拆散你们的意思,而是陈瑾亲口对我说让你别一直去找他了。”林思言纠结了一下,“毕竟你已经及笄,也的确到了婚配的年纪,若是传出什么不好的话,你让外人怎么想?”

    “表姐,你就明说了吧。”杜香香盯着林思言的眼睛里划过浓浓的愤怒,“你就是觉得我和我娘给你丢脸了,所以找了各种借口让我收敛,难道你敢肯定你自己对陈公子没有意思?若不是你自己想把他当成替补又凭什么阻拦我追求自己的幸福?!”

    林思言不由扶额,一脸无奈,“表妹,我就实话实说了吧。第一,我对陈瑾没有任何想法,你不要因为人家看不上你就把这些事情怪我头上;第二,陈瑾亲口说她对你没意思,若是你还如此纠缠不清到时候被人说是不知廉耻嫁不出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第三,你住在我家,还对我的客人不停献殷勤,若是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悟,我不介意让贺老把你们母女送回家去!”

    杜香香见林思言的话从一开始的委婉直接变成了绝情,她泪光闪闪地看着林思言,却想起了崔眉在林家时对她说的那些话,平衡了利弊得失之后,她选择了妥协。

    “对不起,表姐,是香香太冲动了。”杜香香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对林思言道歉道,“香香知道自己太着急,所以才一直觉得表姐是在为难香香,如今听了表姐一席话,也意识到了是自己的不对,还望表姐原谅香香的不懂事。”

    林思言对刚才还神情激动突然就变成了柔弱小百花的杜香香感到困惑,同时内心的警惕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新高度。她这个人只要别人不太过分都能忍受的,但是若是和她耍心机什么的,要嘛别被她发现,否则她一定会让对方死得很难看。

    最终,林思言选择了原谅杜香香,她也想看看杜香香后面打算怎么做,若是在搞出什么幺蛾子,可真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其他劝说的话,林思言也不想多说,毕竟在她看来杜香香的认识和她的心里想的根本就不一样。毕竟没谁能在上一秒愤怒不平觉得对方好像欠了自己一样,下一秒立马收敛所有尖刺,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怎么看都是一个缓兵之计。

    当然林思言并没有那么聪明,她也不知道杜香香到底在谋划些什么,不过她认为杜香香也折腾不出什么大事情来,只觉得她要是愿意一直折腾,不在乎自己的名声,自我作贱自己的话,那就随她去吧。

    接下来的几天,杜香香似乎真的安分下来,每天不是呆在前院的石凳上看书,就是在房间里做女红,偶尔看到陈瑾也只是笑着打声招呼,似乎真的不往上凑了。

    只是经常会去厨房帮忙江氏做活,即使江氏不愿意让她帮忙,但是她还是去了,也因此让江氏对她稍微高看了几眼。

    农村姑娘不会做饭洗衣的并不多见,除非家底殷实能保证女儿嫁出去之后还能有这么好的待遇,因此为了不让女儿嫁去婆家后遭人嫌弃,娘家人都会让自己的女儿学习很多东西。

    加上杜香香的年纪比贺春大不了多少,所以在江氏眼中她就和自己的女儿差不多,因此只要是杜香香问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她都会告诉她的。

    比如家里人的洗澡水一般什么时候烧,陈瑾和林思言大概几天会洗一次澡,洗澡都在什么时间段之类的。一开始江氏还觉得杜香香问得太多了,可当知道她对厨房里的事情几乎什么都不会,问她那么多就是想学习而已,所以她就没那么多的戒心。

    林思言对这种细节不太关心,她在意的时很久没去的竹屋中似乎多了一些异样的痕迹。

    自从竹韵居修好之后,就专门在竹屋外面修了一条去菜园子的路,而且还把竹屋包括在内的全部围了起来。

    所以江氏等人去菜地干活的话每天都会经过从竹屋绕到菜园子中,加上竹屋里面出了个空的木板床和一些没用的家什之外,和空房子没什么区别。

    林思言发现竹屋不对劲的时候是自己独自在菜园子后面拔萝卜的时候突然下雨,慌忙之中打开竹屋的门进去的,进去之后她就发现原来竹屋前面的窗户被拆掉了好几根竹片,直接让本来的窗户变成了一个可移动的小型竹门。

    在竹门下面还有一些新鲜的泥巴粘在上面,看那黄色中夹渣石子的泥巴明显和后院的泥巴不一样,若不是早就知道竹屋里空无一物了,她都怀疑是不是有贼人想进来偷东西。

    好在竹屋里的家什都没有被移动过,只有一张满是灰的木板床,因为竹屋里面的光线不够好就算有人睡过也看不出来。

    若不是她细心发现了那些泥巴和被动过的窗户,恐怕根本就不会对竹屋进了人有任何的反应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