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63章 早有预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3章 早有预谋?

    原来,杜香香在洗澡的时候陈瑾突然穿着里衣推门而出,直接将正用浴桶泡澡的她给看了大半身子。陈瑾当场飞奔离开,而杜香香也赶紧起来穿衣裳,原本两个人谁也不说,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可不巧的是,恰好让江氏给看见了,并且直接让两个人尴尬之下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最终还是江氏让二人彼此穿好衣服再说。

    于是,杜香香从洗澡间出来后就开始哭泣,看着陈瑾的眼神满是哀怨,嘴里不停嘀咕着什么,直到林思言被找来之后,对方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直接扑进了她怀中放声大哭起来。

    按照杜香香的话来说,既然陈瑾已经明确表示对她没有想法了,那么为什么还要冲洗澡间,明明她那个时候在洗澡呢,而且她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孩子被一个陌生男人给看光了,让她日后可怎么嫁人呢。

    陈瑾听了杜香香的话,却气的浑身发抖,他指着杜香香愤怒道,“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使了手段就真的能成为我陈瑾的女人,我陈瑾这辈子就算是做和尚也绝不会娶你这么个满是心计的女子!”

    林思言听了大为吃惊,听陈瑾的意思这并不是一个巧合,而是杜香香预谋已久的事情,并且这一切都是她早就策划好了。

    可林思言不明白了,杜香香这段时间一直挺安分的,而且江氏都夸了她好几次,也没像以前一样有事没事往陈瑾屋里跑,在江氏看来她明显就是改变,那么陈瑾为什么要说她满腹心机呢?

    在这个时候,林思言很能体会杜香香的无奈,所以她看着陈瑾一脸严肃道,“陈瑾,虽然你是念儿的干爹,可这件事情我不能偏袒任何一方,你说香香使了手段,那么你告诉我她怎么使得手段?”

    陈瑾脸沉地好似能滴出水来,“我平常都是这个时间段洗澡,这点江嫂子是知道的,而且她每次都会给我把水准备好,谁知道这杜香香会出现在洗澡间里,而且连门都不栓起来,摆明了就是有意而为之!”

    “我没有!我只是忘记了闩门,并没有其他意思!”杜香香立即反驳道,“而且你看着门关着为什么不敲门,不问问里面是不是有人?!”

    杜香香既愤怒又痛苦,她忍不住趴在一旁的桌子上再次痛哭起来。【~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陈瑾被杜香香的话给堵得哑口无言,实际上整个竹韵居的人都知道陈瑾什么时候会用洗澡间,所以一般都不会在那个时候出入洗澡间,而且每次江氏都会准备好水等陈瑾要洗澡的时候就把水弄过去。

    以至于江氏看到痛苦不已的杜香香时,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同情,而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复杂表情。

    陈瑾对杜香香的痛哭一点都没有心软,他始终坚信自己的想法冷静地对林思言说道,“你表妹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最清楚,我只能告诉你就算我陈瑾死了也绝对不会让这种女人进我陈家大门!”

    林思言只觉得头痛不已,这个时候杜香香要一个说法,陈瑾又死都不愿意妥协,而且古代又不是现代,就算看到了也不会怎么样,在古代是只要女人被看光了身子,那么那个男人就必须娶那个女人为妻,若是不娶的话,那个女人的名声也算是彻底毁了。

    虽然林思言可以保证这件事不会传到竹韵居外面去,可若是杜香香宁死都不妥协的话,她也很无奈啊,总不能逼着陈瑾娶杜香香吧,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只是她明白,却不表示杜香香明白,在看到陈瑾一副受了莫大冤屈的模样后,她突然起身往正屋里的墙壁上撞过去,幸好江氏一直看着她,发现她的动作后第一时间抓住了她,没让她寻死成功。

    “你别拉着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杜香香泪流满面地大声嚷嚷道,“我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不如死了算了,呜呜……”

    林思言对这种事情最头痛了,尤其这还是以前电视上看过最狗血的剧情,作为旁观者就已经觉得只剩下残血了,更别提如今她还成了唯一的公正人物了。一个头两个大,或许就是她现在最直接的表现了。

    “真想死就去死吧,你若是死了我还落个清静!”陈瑾盯着杜香香冷笑道,“你的那点小伎俩早就被人用烂了,你真以为靠这么点手段就能让我娶了你?不是我说实话,就你这样,连做妾的资格都没有!”

    “陈瑾!!”林思言怒道,“你少说两句会死啊!”

    陈瑾瞥了林思言一眼,又看看哭得更凶的杜香香,也不愿意多说什么,直接转身出门回去自己房间去了。

    屋子里一下子只剩下三个女人,而杜香香哭得似乎要断气了一般。江氏也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不停地用手拍她的背部,希望她的情绪能平复下来。

    “表妹,你觉得怎么办吧?”林思言最后还是把这个选择题交给杜香香,她没本事逼陈瑾娶杜香香,也没本事让杜香香按照她的意思来,“这陈瑾的态度你也看来了,如果你执意讲这件事闹大我也没办法。”

    “表姐的意思就是看着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表妹被外男欺负也不管是吗?”杜香香十分痛心地盯着林思言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