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64章 被绑架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4章 被绑架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林思言还好意思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杜香香跑回她自己的房间去,然后留下她和江氏面面相觑。

    林思言见时候不早了,也知道陈瑾和杜香香看来是都不可能出来吃饭了,于是她吩咐江氏道,“给他们把饭菜都端房间里去吧,我去把念儿抱来吃饭。”

    江氏听了林思言的安排后并没有马上去做,而是欲言又止地站在原地,“……夫人。”

    林思言见她的模样,误以为她是觉得自己没帮杜香香而无法理解她的行为,忍不住解释道,“今天我的立场也很无奈,我根本没办法让任何一边妥协。”

    “我知道夫人的难处。”江氏十分理解,然后说道,“不过我觉得夫人劝香香姑娘的做法是对的,毕竟这件事真闹大了还是香香姑娘吃亏了。”

    林思言松了口气,“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就好了。”

    “夫人,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江氏见林思言准备离开忙再次开口说道,“最近香香姑娘和我一起做事,经常会打听家里的情况,尤其是一些关于夫人和陈公子的细节,总会问的特别清楚。”

    林思言一脸困惑地看着江氏,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一开始我只是觉得香香姑娘从来没有做过家务想必是什么都不懂,所以她问什么我都会直接告诉她。刚才陈公子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今天香香姑娘去洗澡的事情根本没和我说过。”江氏说着见林思言听的很认真,又继续说道,“我之所以看到香香姑娘和陈公子在洗澡间撞见,就是奇怪我明明烧好水是去叫陈公子来洗澡的,为什么会变成香香姑娘在里面洗澡了。”

    “也就是说,你怀疑这一切都和陈瑾所说是我表妹一手策划的?”林思言反问江氏,她不敢相信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姑娘竟然会有这么深的心计。

    “这个不好说,或许香香姑娘本来就决定好了那个时候洗澡,然后恰好忘记了这天是陈公子要洗澡的时间点吧。”江氏给杜香香辩解道,只是话里怎么听都像是在给杜香香找借口一般。

    “那怎么解释那没闩的门呢?”林思言内心吃惊杜香香心机重的同时露出冰冷的神色,“总不能说她一直以来洗澡都没有闩门的习惯吧?”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好了,既然我表妹决定自己来处理这件事,那么这件事我也不打算插手了。”林思言说着见江氏露出一脸担忧,不由露出一个笑容,“你后面好好观察一下我那表妹吧,若是真的如陈瑾所说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的话,那么她后续的动作势必会牵连到咱们,就看看她打算怎么做了。”

    林思言的话让江氏不由紧张起来,同时也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弄清楚这杜香香到底是怎么想的。若是真的对林思言不安好心的话,她不介意率先替林思言动手的。

    毕竟江氏一直觉得林思言太善良了,善良的人总是被人欺负,若是她能稍微强势一些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少脸的人贴上来了。只不过这或许也是林思言最大的优点,因为善良身边总会聚集了很多爱护她的人。

    第二天早上,陈瑾和杜香香理所当然没来吃饭,杜香香则是直接去了林家,似乎去找她母亲崔眉商量去了,而陈瑾却做了个让林思言觉得十分无语的事情,这家伙竟然直接写了一封信将事情的原委告知自己之后,一大清早竟然溜了!

    对,他为了不让杜香香缠上自己,直接选择了坐船回去江县,并且告知林思言,他这几天就要去汉州城处理事务,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林思言对他这种直接撂担子的行为感到十分恼火,虽然也清楚陈瑾就这几天的确要去汉州城,却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啊,这到时候要是杜香香真的闹起来,她让哪去找个陈瑾回来?!

    这件事还没等林思言想出好的主意,竹韵居后面的竹屋里终于有动静了,在她连续观察了七八天左右,终于在一天傍晚在里面发现了一个男人,只是还没等她看清楚对方是谁之后,自己只觉得后颈一阵剧痛,紧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等她悠悠转醒时,却她发现自己坐着床上,双手被反绑在了竹屋内空床上的栏杆上,嘴里还被塞上了白条,林思言在心底懊悔不已,她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给绑架了,这么大的屈辱怎么能忍?!

    只是看着窗户外天色已经很晚了,因为在竹韵居是吃过饭之后才出来的,一时半会儿竹韵居的人也不可能发现她不见了。

    加上小包子最近和贺武总是闹得很晚,有时候她还干脆让这两个小家伙睡一起,如今看来却是最错误的决定,要是她每天都会去接小包子回来的话,到了时间没去至少江氏还会去找她,现在倒好,一切都为时已晚。

    竹屋里漆黑一片,大冬天的让她保持一个姿势久了后就觉得十分寒冷,她自从生了小包子之后,似乎就格外怕冷,这不多时,她已经冷的直哆嗦了。

    漆黑的竹屋里突然响起低沉的男声,“醒了啊。”

    “唔……唔……”林思言被吓了一跳,如此漆黑的一片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看出她醒了的。

>>本章未完,继续左滑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