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老婆是房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酸爽的幸福
    所以,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在一个满屋子空床的大三居内,我把姜西这个磨了我一个月的小妖精吃掉了。

    我们的关系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之后的每天晚上,我们约会的时候,我就发现发生了一些质的变化,她给我讲的笑话,从一般的笑话,变成内涵段子了。

    我,“……”。

    还能怎么样,享受就是了。那段时间上班、加班时,脑子里时常会突然冒出她的音容笑貌,以及那些段子,同事说经常看见我一个人笑得像个傻叉。

    我想,那大概就是幸福的感觉!

    时间一天天过去,两个月后,我们交往的事,渐渐被她精明的老妈发现了端倪,于是,我走到了见家长的那一步。

    只是,令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那天我专门给自己买了一身新西装,新皮鞋,把自己打扮了一番,还买了一些水果和糕点,去见姜西妈妈的时候,她直接把我买的东西扔了出去。

    她说,“我女儿条件并不算差,凭什么找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外地人?邻居王大妈前两天还要给她介绍一个有房有车的北京事业单位的男孩子,人家男孩子姐姐在美国,妈妈急着让男孩子快点定下来,妈妈也要去美国了,在西直门这里有三套一百平米以上的房子,结果姜西非得拒绝,连见都不见,说什么,跟那个男孩子见面了就是背叛你,就是对不起你,我就不明白了,你这小子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转头她又对低着头一脸失落的姜西说,“你说你怎么那么死脑筋,他有什么值得你忠贞不移的?妈妈是过来人,没有钱,没有房子,你以后喝西北风去啊,靠每月三四千块钱工资,什么时候能买上房子?更何况,我觉得这小子,他就是个骗子,他心里指不定坏出水了。”

    我听着她的话,心里难受得不行,可我什么都没说,低着头不吭声,我也不愿走。

    姜西眼窝浅,眼泪掉了下来,“妈,你别这么说他。”

    “呀嘿!我这么说他怎么了?你还心疼了是吧?你心疼他,他心疼你吗?他要真心疼你,会忍心让你跟着他受苦吗?他缠着你,你以为是喜欢你呢?那是坑你,你去问问,哪个在北京的女孩儿会选择他这样的男孩子,傻到家了你,我怎么生出你这么傻的丫头的,脑袋被门挤了吧你。”

    姜西妈妈是个精瘦的中年妇女,眼睛又大又亮,姜西那灵动劲儿遗传了她妈妈,东北人的泼辣、直爽,加上她对我一百万点的嫌弃和厌恶,刁钻刻薄的话语配上她撸胳膊挽袖子的动作,我一点也不怀疑,如果没有姜西在场,她的本意是要抽我的。

    在她妈妈的眼中,我就是那个欺骗了姜西的大恶人、大骗子,跟人贩子差不多那种。

    可我却无言以对,只能把委屈咽在肚子里,因为我发觉,在我的潜意识里,我觉得她妈妈对我的指责并没有错。

    谁家的女儿不是宝,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哪个母亲会希望女儿往火坑里跳,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天坑,我也奇怪,姜西是怎么看上我的。

    正当我打算转身先走的时候,姜西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对她妈妈说了一句特别有刚的话,“妈,这是我选中的男人,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都要他,以后是我跟他过日子,我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她妈妈气得直接就喘上了,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演戏呢,反正东北人戏精多。

    只见她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一边拍地,一边哭喊着说,“姜西你这个没良心的,有了男人就不要娘了是吧,我告诉你,你别指望我将来给你出钱买房子,你嫁给他,你就得一辈子租房子,一辈子受穷的命!”

    我的心是什么滋味,已经无法言说了,反正我就特别想走,我拉了拉姜西的手,结果,姜西这性格也不是盖的,硬是没有被她妈妈的阵势吓到,语气特别强势地说,“妈你放心,就算我以后饿死也不跟你借一分钱,并且我们一定会买上我们自己的房子,江东我们走。”

    别呀,你不想要房子,我还想要呢,我能说这种话吗?连我自己都想抽自己。

    姜西这脾气也是有点大,说完拉着我就走了,也不管身后哭喊的她妈妈了。

    房门关上的时候,我听她妈妈还在大声哭喊,“姜西你今天敢走,以后就不要再回来了。”

    “不回就不回!”姜西大声回怼。

    哎呀,一出门,我就对姜西说,“你这样对你妈不好吧?她怎么说都是你妈,你还真能不回来了?”

    我们家人都是性格温和内敛型的,没有怼父母的习惯,也许是受传统教育的吧,即便我父亲对家庭很不负责任,我和我两个姐姐也从来没有指责过父亲,因为我们觉得,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一个人想改变另一个人太难了,如果他自己不自觉,别人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

    姜西却满不在乎地说,“放心,她没事,一有点事她就戏精附体,等过一星期,她消气了我就回来,哪能真不理她。”

    我,“……”。

    好吧,这怎么感觉看了一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