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老婆是房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句句戳心扎肺
    “小江我跟你说,就你这条件,我是坚决不同意姜西跟你处对象的,但是吧,姜西这个孩子从小主意就正,女儿大了不由娘啊,她非得爱贫嫌富认定你了,我也不能棒打鸳鸯非得做个恶毒老母亲,否则姜西肯定会恨我,她将来要是恨我了,不给我养老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这话让我怎么接?我想说,姜西不会不给你养老的?担心自己脸不够大。

    姜西感觉到气氛不对,刚要开口,“菜要凉了……”。

    她妈妈一摆手,“姜西你先别说话,我有些话必须先跟小江说清楚。”

    我立刻一副洗耳恭听、谦逊顺服样,“阿姨您说,我听着呢。”

    “我对你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主要我要求你也没有……”

    我,“……”。阿姨你说得对。

    “你只要对姜西好,你一定要对姜西好,你必须对姜西好。重要事说三遍,完了,吃饭吧!”

    我看见姜西她妈妈说完最后一句话后,眼圈红了,我的心里也跟着酸酸的,马上表忠心,“阿姨您放心,我要是不对姜西好,我就是没有良心的王八蛋。”

    她妈说,“行!我先听着,吃饭吧!”

    “来来来,吃饭,你肯定没吃过这么正中的东北菜系,先来一碗酸菜大骨头汤。”姜西脸上洋溢着热情地给我盛汤。

    我为了把气氛调节得正常一点,也跟着没话找话,“东北酸菜汤我以前在饭馆里吃过。”觉得太酸了,我不是东北人,不太吃得惯酸菜这种特殊物种,但这话我可不敢在这个时候说,只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挺好吃的。”

    姜西却笑着说,“我家做的这个,饭馆里不能比,里面放了很多干货,你吃了就知道了。”

    我这才低头一看姜西给我盛的那碗酸菜汤,里面除了有几片肥瘦相间,看起来很有食欲的五花肉之外,周围还聚集了满满的……牡蛎?

    我有点相信这酸菜汤是专门为我做的了,听说牡蛎很补男人的那啥吧。

    心里暗自开心,低头喝了一口汤,嗯!果然是鲜美滋味盖住了原本的醇酸,酸鲜结合到了一种恰到好处的程度,正式开饭后,连菜带汤我闷头吃了三碗,外加两碗大米饭。

    她妈妈后来也没说什么,这顿饭吃得还算和谐。

    吃完了饭,我跟姜西都撑得有点不爱动弹,她妈妈已经出去遛弯了,姜西说我俩先休息一会儿,待会再收拾碗筷。

    我上一天班,本来也是很累了,吃饱喝足更是生出了一身懒胳膊懒筋,被姜西拉着到了床上。

    三十七点四平米的一居室房子,没客厅,门口一个小走道,左边是厕所,右边是厨房,进去就是卧室。

    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平时是姜西她妈妈睡的,我当然不会直接去她妈妈床上睡,姜西拉我到了阳台,阳台上摆了一张一米二的床,除了床,已经没有其他空隙了,但……

    当我跟姜西躺到那张一米二的的单人床上的时候,我的心里是满满的幸福和满足。

    有自己喜欢的女孩躺在怀里,有一张床可以给我睡,有美味的饭菜给我吃,我觉得人生必须的也无非就是这些事。

    按说跟姜西躺在一块的时候,我大多数都是睡不着的,那就如同捧着一块诱人的糖而不让吃的感觉,肯定心急火燎。

    但今天是个例外,一方面在她家里我不敢,既然不敢,我也就打消了念头,放松了那根神经,然后,加上上一天班真的有点累,吃饱喝足躺在那里,搂着心爱的女孩,心里温暖得越发凝固。

    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开门进屋,然后没多久就听姜西她妈妈大声说,“姜西你不能惯他毛病,吃完了饭你得让他刷碗,不能什么都是你做。”

    姜西说,“没事没事,他上一天班太累了,让他睡会儿。”

    “哼!我跟你说姜西,老话说得好,女人好吃懒做就学娼,男人好吃懒做就偷盗。”

    得!我赶紧强迫自己起来,这还能睡得下去吗?

    我对着姜西的妈妈笑笑说,“呵呵,阿姨,您说的对,我这就刷碗去。”

    我去了厨房,从姜西手里抢过碗,姜西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给我使了个眼色,笑着大声说,“行啊,反正租房这段时间也都是江东刷的碗。”

    姜西她妈妈突然站到厨房门口,用着一双老奸巨猾的眼,轻蔑地扫了我和姜西一眼,好像在说,小样,想骗她?门儿都没有,她早就穿过表像看透本质了。

    果然我也是不争气,长这么大实在是第一次刷碗,小时候家里有两个姐姐,这些家务事从来不用我做,上学后是吃食堂,上班后也是食堂,真没怎么刷过碗。

    然后,我刷次碗,把厨房喷得到处都是水,还把自己弄成了落汤鸡,跟淋过雨了似的,听起来有点夸张,但这就是事实。

    我一度怀疑是她家水龙头有问题,可反观姜西,身上怎么就一点水都没有?

    算了,我也不解释,越描越黑。

    姜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